菇娘

【霆峰RPS】他们在维多利亚港

带你去人群拥挤的景区 这样我就有机会在人海之中紧紧握住你❤

Cherry IN Blossom:

They were in Victoria Harbor

两个版本,各具风味,敬请品尝。


原版:

我接到了William的电话,他告诉我他回香港了。

我很高兴,因为他去了内地发展太久,很长一段时间没回来了,我很想念这位好兄弟。William讲今晚要约兄弟们出来聚聚,我一口答应了。

晚上去了老地方,到了那里,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已经坐下来喝着小酒了,看见我,跟我打招呼。

我是他们之中最年长的,所以他们都卖我个面子,叫我大哥。William也叫我大哥,有什么事都会跟我商量,包括他要离开香港去内地发展这件事。

娱乐圈的事情我并不了解,但是William愿意,并且雄心壮志,我知道这个弟弟很能吃苦的,我也不多说什么,我跟他讲,你只管去,要是待不下去,回来,大哥罩着你。

William去了,一去就去了一年,期间回来香港办理了手续,又匆匆忙忙地走了,听说他在内地的事业渐渐有了起步,是一个好兆头,我听了很欣慰。

香港夏天的夜晚是很闷热的,夜生活又很丰富,到了凌晨也不会安静下来。

这个酒吧,我们已经来了不知道多少次,打一个电话,说要聚聚,不用讲明,我们都知道要到这儿来。还是以前那个包厢,还是以前的酒食,还是以前的现在的将来的兄弟。

William不会迟到,我看看手表,差不多到点了,却没看到他的影子。

有的兄弟喝了口酒笑骂,说William这小子在内地过得不错,现在才想到回来跟我们聚聚。

阿志讲,他能得空回来,你还要说他,不够兄弟哈哈。

正说着,William来了,身后还领着一个人,生面孔。

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没迟到吧?

William笑着,头发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剪短了,叫了我一声“哥”,一个个打了招呼。

我问,带朋友来了?

William点点头,说是的,大哥,我要给你们介绍一个人。

我点点头,然后他把身后的人领出来。

我以前从来没见过,他看样子也不是香港人,黑头发,有点拘谨,有点腼腆,眼神却亮亮的,看着我,很招人喜欢,跟当初第一眼看William一样。

William把那个孩子推到众人面前,很郑重地说。

大家听住,呢个系我企内地嘅好兄弟,好close嘅嗰种,就同你哋一样, 佢叫做李易峰。

你们叫他阿峰。

大家一下子就嗨起来了,很高兴很好奇的样子,问这问那。

有个人问,原来是内地的好兄弟,跟William怎么认识的?

我们拍戏认识了。

阿峰你多大?与William同年吗?

不是,William比我还大两岁。

那你会讲粤语吗?William有没有教你,能听懂我们说话吗?

会说一点点,你们说的快了我就听不懂了。不过……那个内地来的孩子指指William,他会给我翻译。

这个孩子说话很慢,却不啰嗦,大大方方地回答着大家七嘴八舌的提问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我看得出来,大家都很喜欢他。

别人又说了一句什么,阿峰没有听明白,William凑过去在他耳边解释,阿峰边听边点头,笑得眉眼弯弯。

这下大家又在起哄了。

有个人讲,William,都冇见你对我哋咁有耐心。

William送他一拳,骂他瞎说,不准他在阿峰面前乱讲话。

大家一阵哄笑,阿峰也笑着拍了William一掌。

他们两个入座,William坐在我旁边,阿峰坐在他身旁。

William拉着那孩子的袖子,说,峰峰,这是我的大哥,介绍给你认识。

然后又转向我,说,大哥,这是阿峰,以后麻烦你多多照顾他。

我点点头,用力地握住了阿峰的手。

你是William的兄弟,也就是我的兄弟。

这个孩子乖巧地说,谢谢大哥。

我说,在座的都比William大,恐怕你都要叫声哥。

大哥!

William急忙拦住我,说阿峰现在跟大家还不熟,不用急着认兄弟。

我头一次发觉William这小子这么护着他,有些惊讶。

你搞什么,William,我让阿峰叫声“哥”,难道占你便宜了?

旁边的Paul听到我们说话忍不住打趣,这句话让他们两个人憋红了脸。

阿峰挠挠耳朵,腼腆地笑着叫了声“哥”。大家一下子笑开了,估计都是觉得这孩子实诚的可爱。

我看他们闹的差不多了,就让酒侍上酒,喝一点酒,才更有气氛。

大家先问了William与阿峰在娱乐圈内的事业,别人聊了聊生意,William问候了嫂子伯母……他俩很好,我们也很好。

今晚,William领了一个新的朋友进入我们的圈子,就像是给我们这个交往的圈子注入了新的生命力。大家都兴致高昂,有几个人还因此喝多了。

William虽然酒量不行,但还是喝了两杯,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。这些兄弟们,最爱干的就是把他灌晕整他,估计今天也不例外。以前William喝醉以后没少干糗事,说出来可以笑三天三夜。

William,喝了这杯!

祥仔举起手中的杯子。

阿峰接过来。

所有人都以为他要递给William,包括William也这样认为,William已经把手伸出去了。

没想到阿峰接过来仰头喝了,没喘一口气,然后把空空如也的酒杯放在桌子上。

大家都静止了,不明所以。

William本来迷迷糊糊的,看到他这样清醒了几分。

峰峰,峰峰,你怎么喝了?

William摇着他。

阿峰那孩子手背擦了擦嘴巴,笑着说,William不能再喝了,要不然等会儿没办法回去,这杯,我替他喝了吧。

祥仔最先反应过来,说,不让William喝也行,那你再喝一杯,刚才那杯是William的,这杯才是你的。

那孩子也不推脱,接过来又喝了,大家看他这么有意思,更起劲儿了。

一轮下来,把阿峰灌得也差不多了,William却因为要看住他们一直强行保持清醒镇定。

这是十多年来,William第一次有意识地回去。大家喝过这顿酒,已经完完全全把阿峰容纳进来,还约好第二天去滑水,就用William的游艇。

大家玩到很晚,三三两两地离开。我看William带着阿峰不方便,就说开车送他们回去。

William跟那孩子坐在后座,我在前面开着车,打开车窗吹散了酒气。阿峰在后面已经靠着William睡着了。

我问了问William的事业,谈谈生活方面的事情,后来,William突然跟我说。

大哥,我想带峰峰去看看维多利亚港。

我愣住了,却一点也不惊奇。好像我预感到会这样,毕竟我承了他一声“大哥”,我太了解这个弟弟了。

那就去吧,什么时候?

过两天,离开香港之前。

我说,好。

阿峰很好,应该带他去。

第二天,他们一行人去滑水。我不滑水,但还是接受了William的邀请。

我在油布伞下的躺椅上喝着鸡尾酒看William教阿峰滑水,手把手的教。阿峰不笨,学的很快,很快就上手了。

后来,我问阿峰,滑水好玩吗?

他说好玩,以后每年夏天都想来滑水。

我笑着拍拍他。

以后每年都来,跟William一起,大哥做东,你们好好玩。

这孩子高兴的连忙点头。

没过多久,他们的假期结束了,要回内地,据说又接了一部戏。

临走之前一天半夜,William兴冲冲地给我打电话。

大哥,我带他去了维多利亚港。

阿峰怎么说?

他说啊——

William在电话那头控制不住地笑起来,笑了很久,我等他笑完了接着说。

他说,还要我带他去太平山顶。

我也由衷地替William高兴,说,下次,下次带他去太平山顶。

谢谢大哥!我和峰峰明天的飞机回北京,下次,还带着他来看望大哥。

好,或者我去内地看你们也行。你跟阿峰一路顺风。

当年我结婚的时候,William婚礼上问我。

大哥,你在哪儿和嫂子求婚成功的?

我告诉他,夜晚的维多利亚港。

William那个时候就记住了,并且信誓旦旦地跟我说。

大哥,以后我有了喜欢的人,也要带着他去维多利亚港。

于是,他们那一晚在维多利亚港。

那一年的夏天,他们在内地终于火了起来,他们的时代终于到来。

我一直没忘,阿峰那孩子说他很喜欢滑水,还会再来,William还要带他去太平山顶。

我跟维多利亚港一样,都见证了他们的感情。

我跟维多利亚港一样,都等着他们再来。


粤语版:

我接到William噶电话,佢话返咗hk了。 

我真係好高兴,自从佢去咗内地发展,好耐冇返来,真係好挂住呢个好兄弟。William话今晚约埋班兄弟出来玩下,我听咗即刻答应。 

晚上,老地方,几个由细玩到大啲老死坐埋劈紧酒,佢地见到我都同我打招呼。 

佢地俾面我,嗌我声大佬。喳实我知道,係因为我比较老。William都嗌我大佬,但佢唔同,佢有咩事都稳我倾,包括佢要去内地发展呢件事。 

娱乐圈啲嘢我唔知,但係William钟意,睇佢信心爆棚,我唔好讲咩了。我知我呢个细佬捱得咸苦,只好同佢讲:你即管去闯啦,捞唔掂就返来,大哥照硬你啲。 

William去咗成年,期间虽然返过来,但搞掂滴嘢就急急脚过内地。听讲佢起内地风头正红,我听咗都好为佢高兴。 

香港啲夜晚又焗又热,夜生活多姿多彩,一直玩到凌晨都唔想停。 

呢个酒吧,我哋唔知来过几多次了,只要话聚,就实硬係呢度。一切都照旧,所有嘢都按老规矩,仲有一班永远啲好兄弟。 

William一向好准时,但今晚我睇咗下表,佢就来迟到了。 

有个兄弟饮住酒开屌:William个衰仔起内地捞得唔错,依家先唸起班兄弟。

阿志话佢得闲返来已经唔错啦,你仲屌佢,正衰仔。 

讲讲下William就来了,仲带咗个生面口的。 

唔好意思,我应该冇迟到啩? 

William笑笑口,我见佢飞短咗个发型,比上次见面仲短滴。佢先嗌咗我声大佬,然后同班兄弟逐个say hi。 

我问:新朋友? 

William岌岌头,讲:大佬,我介绍个人你识。 

佢见我岌咗下头,先嗌企响后面啲人行出来。 

呢个人我从未见过,睇样唔似係港人,黑色头发,有滴局促。佢对眼好精灵咁睇住我,呢个样令我唸起初次见到William啲时候,都好得人钟意。 

William将呢个细路推到人前,好郑重咁讲: 

大家听住,呢个系我企内地嘅好兄弟,好close嘅嗰种,就同你哋一样, 佢叫做李易峰。 

你哋嗌佢亚峰。 

班兄弟一见到来咗个新朋友,立即嗨起身,扯住个细路问呢样问个样。 

有人问:你哋係点识嘅?

我哋拍戏识嘎。 

亚峰今年几大?同William边个大滴? 

William比我大两年。

识唔识讲白话?William有冇教你?听得明我哋讲咩无? 

识少少,你哋讲得快就跟唔上,不过……细路指咗下William,佢帮我翻译。 

细路讲嘢好慢但唔係叽叽咭咭个种,班兄弟问来问去佢都几大方咁回答,睇落几舒服,所以好得班兄弟钟意。 

唔知边个讲咗句咩,亚峰听唔明,William凑埋佢耳仔边咿咿泣泣,亚峰岌住头笑得眯埋对眼。 

班兄弟即时v哇鬼叫。 

有人嗌住话:William,都冇见你对我哋咁有耐心。 

William抽咗佢一拳,开声屌佢,唔准佢起亚峰面前乱讲嘢。 

大家都笑埋堆,亚峰都笑住拍咗William一下。 

William坐起我旁边,将亚峰拉埋身边坐低。 

William拉住亚峰的衫袖,讲:峰峰,我大佬。 

又转身同我讲:大佬,呢个係亚峰,以后麻烦你睇下佢了。

我岌咗下头,扼住亚峰的手。 

你係William嘅兄弟,即係我嘅兄弟。 

呢个细路好乖咁话:多谢大佬。 

我话:呢班兄弟都比William大,睇来你要做细啲。 

大佬! 

William立即拦住我,讲:亚峰依家同大家都唔熟,嗌佢起大家面前做细嘅唔係几好。 

我都係头一次见我呢个细佬咁样帮住外人,一时有点错愕。 

咩事啊William,亚峰嗌我声大佬,唔通你会折抵? 

一旁嘅亚p听到我哋讲嘅嘢,忍唔住打趣,但William同亚峰听到面都红晒。亚峰扒咗扒耳仔,唔好意思咁嗌咗声大佬。大家都笑得好开心,应该係觉得呢个细路老实得意。 

我见佢哋闹得差唔多,就嗌waiter上酒,有酒大家会更嗨。 

大家问William同亚峰起娱乐圈嘅事,之后其他人倾起生意,William问候咗阿嫂同伯母。佢哋很好,我哋都很好。 

今晚,William带咗一个新朋友加入我哋,俾我哋的圈子加入新嘅的生命力。大家都兴致高昂,以致有几个人饮大咗。 

William嘅酒量好渣,两杯落肚已经有滴撇撇呼了。呢班兄弟最钟意做嘅事就係灌醉佢,今日当然唔例外。换作以前,William饮大咗之后经常出醜,讲出来真係令人爆笑。 

William,堆咗呢杯! 

祥仔举高个杯。 

亚峰接过个杯。 

所有人都以为佢拎俾William,就连William自己都咁觉得,William伸出手准备要接。 

估唔到亚峰直接卯高头怼完呢杯,大气都唔使透一下,然后将个空杯放台上。 

大家都呆咗,一时唔知讲咩好。 

William本来已经撇撇呼了,见到亚峰的举动反而醒咗一滴。 

峰、峰峰,你点解要饮?William摇咗几下亚峰。 

亚峰呢个细路用手背抹咗下嘴,笑笑口话:William唔好再饮了,醉到撇撇呼阵间点返去?呢杯,算我捱义气嘅。 

祥仔第一个反应过来,话:可以唔使William饮,但係亚峰你再来一杯。头先嘅算William嘅,依家係你嘅。 

亚峰呢个细路大方咁接过杯饮晒,大家见佢俾足面,就更嗨了。 

饮咗一圈落来,亚峰都被灌得有点撇撇呼。William因为要睇住佢,所以强打精神。 

呢个係十几年来,William第一次醒住返去。大家饮过酒,已经接受咗亚峰,仲约埋第二日一齐滑水,仲要用William嘅的游艇。 

大家玩到夜,三三两两咁离开。我见William带住亚峰,又醉得撇撇呼,就开车送佢哋返去。 

William同亚峰坐起后排,我响前面开车,打开车窗晚风吹散酒气。亚峰挨住William训着了。 

我问咗下William起内地发展成点,倾下闲计。突然William同我讲:

大佬,我想带峰峰去睇下维港。 

我一时窒咗下,但唔觉得出奇,好似应咗我嘅预感一样。William叫得我大佬,我当然了解呢个细佬。 

想去就去啦,打算咩时候? 

过两日,返内地之前。 

我话:好。 

亚峰呢个细路唔错,应该带佢去睇下维港。 

第二日,佢哋去咗滑水。我唔滑水,但接受咗William嘅邀请。 

我起油布遮下嘅沙漠椅上饮住鸡尾酒睇住William手把手咁教亚峰滑水。亚峰係个精灵嘅人,好快就上手了。 

后来,我问亚峰:滑水好唔好玩? 

佢话好玩,以后每年夏天都想来滑水。 

我笑住拍咗下佢。 

以后每年同William一齐来玩,大佬睇数。 

亚峰好开心咁岌头。 

佢哋嘅假期好快就结束了,听讲返内地接一部戏。

临走前一日嘅半夜,William好开心咁打电话俾我。 

大佬,我带咗佢去维港。 

佢点讲? 

佢话——

William起电话嘅另一边笑个唔停,我等佢笑够了再讲: 

佢话仲要我带佢去太平山顶。 

我衷心为William高兴,话:下次啦,下次带佢去太平山顶。 

多谢大佬,我同峰峰听日飞返北京,下次再同佢一齐返来睇你。 

好,有机会嘅话我去内地探你哋。你哋要一路顺风。

 

当年我结婚嘅时候就William起婚礼上问我: 

大佬,你起边求婚成功嘅? 

我话佢知,係夜晚嘅维港。 

William当时就记住了,仲拍住心口话: 

大佬,如果以后我有咗钟意嘅人,一定要带佢去维港。 

于是乎,佢哋嗰晚就去咗维港。 

嗰年嘅夏天,佢哋起内地大红大紫,属于佢哋嘅时代开始。 

我一直记得,亚峰呢个细路话佢好钟意滑水,仲会再来,William仲要带佢上山顶。 

我同维港见证住佢哋嘅感情。

我同维港都等佢哋再来。

评论
热度(101)

© 菇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